人氣都市异能 《玩家兇猛》-第十章 原因(4K)熱推

Home / 科幻小說 / 人氣都市异能 《玩家兇猛》-第十章 原因(4K)熱推

玩家兇猛
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
“还真是,一身转战三千里,一剑曾当百万师啊。”
特事局总部的某间昏暗狭窄隐秘房间当中,竺学民斜靠着墙壁,情绪复杂地长叹一声。
他的前方,悬浮着一面由【水镜术】构筑成的圆形镜面,
镜面中,清晰投映出李昂悬浮于钢铁丛林半空、被天锁与胭脂红莲束缚住的画面。
“什么?”
角落里传来了少年的声音,
与竺学民同为异学会弟子的居天赋,此刻正站在一个椭圆柱体当中,只露出一个脑袋,一脸疑惑。
他所待着的椭圆柱体由半透明严寒冰晶塑造而成,
透过浑浊冰晶,能看见居天赋此刻的身躯表面,没有皮肤,而是覆盖了一层龙鳞般的寒霜。
上次从失落世界脱离之后,只剩脑袋的居天赋就一直在养气疗伤,
经过这段时间的治疗,他已经将上古异学会遗留下来的《翠虚玄牝炼体秘法》典籍,推进到了第三层,
完成了洗骨伐毛,炼精化气,
实力恢复到了失落世界时的层次,甚至更进一步,前途宽广。
“看看这场面,”
竺学民斜着眼睛看了一眼自己的这位同门师弟,朝水镜术中那狼藉的城市景象努了努嘴,随意道:“很壮观,不是么。
我们这位朋友过五关斩六将,高歌猛进,势如破竹,
在他面前,装甲洪流如土鸡瓦犬,超凡强者似插标卖首,
城市都为他寂静失声,
特事局也不得不当众低头让步。”
“…”
躺在冰晶棺椁中的居天赋眉头微皱,缓缓说道:“确实很强。
光人类常态下的实力,他就能碾压牧擎苍、邢河愁等人。
而身躯膨胀——我估计是开启神力模式,解除身躯限制之后,
就连特事局明面上最强的王不留行与钟离灭明,也必须合力才能拿得住他。
虽然王不留行与钟离灭明刚从前线回来,状态不满,
但对方也是一路攻破层层险阻,同样不是完整状态。
这次不管结果如何,
是李日升接受条件,同意接受监管,
还是他拒绝接受,投奔欧洲重工集团等外界组织,
对于我们而言都是个极为糟糕的消息。
丢了颜面不说,
还失去了个潜在朋友,多出了个实力强大的潜在敌人。”
竺学民闻言,苦笑着摇了摇头,“呵呵。”
“师兄你笑什么?”
居天赋疑惑了一下,很快反应过来,“难道我说错了?”
竺学民缓缓点头,“嗯。”
“这…”
居天赋眉头皱起,思索一番,缓缓道:“李日升沿途没有杀死过任何一名机动特遣队干员,
刻意留意,手下留情。
考虑到他之前以李日升身份做出的友善行为,以及他所珍视的朋友是特事局家属,
他应该倾向于秩序阵营,否则刚才也就不会呵斥欧洲重工集团的弗朗西斯他们。
难道,事情还没糟糕到那个程度?
简如霜简主任现在提出的、让李日升进入虚拟监牢四个月的条件,只是说给外界势力以及玩家听的?
火熱都市小說 玩家兇猛-第十章 原因(4K)相伴
等打发走了他人耳目,大家再关起门来罚酒三杯,当做什么事也没发生,李日升也不用去坐什么虚拟监牢。
我们保住了面子,李日升也保住了里子,
大家皆大欢喜。”
“呵呵。”
听到居天赋的话语,竺学民脸上的苦笑表情却更加浓郁,他摇头道:“你啊,还是书读得太多,待在温室里太久了。
不了解现实世界的规则是怎么运行的。
简如霜提出的四个月虚拟监禁没有猫腻,也不会是口头说辞,
而是真真正正,要让李日升在虚拟监狱里待满四个月。”
“什么?!”
居天赋愕然道:“这…有必要么?
李日升本来就倾向于我们特事局,长期以来一直多有帮助,
现在这么做,不是强迫他心生厌烦憎恶么?
还会让其余孤狼心有戚戚,唇亡齿寒,兔死狐悲物伤其类,对特事局更加不信任。
完全没有任何好处啊。”
“这不是好处不好处的问题,”
竺学民深吸了一口气,沉声道:“你要明白,我们异学会与特事局,虽然是一体双生,纠葛极深,
但在本质属性上,存在悬殊差异。
你不能用异学会的眼光,去看待特事局的行为。
特事局眼下的所作所为,
在孤狼玩家、外界势力看来,是不近人情,不讲道理,甚至可以说是迂腐顽固,
但你站在他们角度,很多事情就能说得通了。”
居天赋眉头皱起,“站在特事局的角度?”
“没错。”
竺学民点头道,“如果说一开始,抓捕李昂的行动,只是几个部门在职权范围内,按照本身职责,去进行策划执行的话,
那么现在,
在李日升展现出了真实身份、彰显强大实力之后,
事件的属性就发生了剧烈转变。
不再只是可以用罚酒三杯糊弄过去的小打小闹,
而是变成了决定未来走向的标志。”
“标志?”
居天赋眉头紧锁,咀嚼着这个词汇。
竺学民叹了口气,幽幽道:“你一开始就是我们异学会的子弟,成为玩家之后,一路顺风顺水,静心修炼。
哪怕被派往全球超自然联盟工作,接触到的也都是超凡者,或者至少是与超凡者协同工作的普通人。
没怎么感受到过,这段时间以来,
社会,以及人心的变化。
超凡超凡,超凡脱俗,
超出常人,脱离凡俗。
超凡者并非只是一个简单的名词,
它意味着人类几千年以来积攒下的所有规则,将在十几年乃至几年时间里,全部崩塌重建。”
竺学民目光深邃,沉声道:“过去的杀场游戏与灵气泉涌,间歇、短暂,如浮沫飘萍,一闪即逝。
豢养出的超凡者似流星一般,难以长存。
但这次不同,所有的典籍、预言,都预示这次的灵气复苏将持续比过去都要长的时间,甚至在我们的有生之年都看不到尽头。
千百年来,人类社会的主导者,
不管是奴隶制还是封建制,
都是人类整体。
奴隶城邦的国王,与封建君主,在生命本质上和普罗大众没有任何区别,
王朝更替,霸权易鼎,迭起兴衰,
内部平等的人类整体,能够主动地进行变革,比如推翻奴隶制之类。
然而,
超凡者,
漫长灵气复苏时代背景下,不会轻易消逝陨落的超凡者,
却能将个体实力,推进到一个我们无法想象的极端,
拥有前所未有的力量,
可以做到无视乃至碾压原有秩序,
以一人之志,替天下人。
这一点,太恐怖了。”
竺学民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道:“剑气纵横三万里,一剑光寒十九洲。
这并非诗情画意的描写,而是我们即将面临的恐怖未来!
你应该看过那种以修仙为题材的小说吧?
书中,像我们这样的修道者遵守纯粹的丛林法则,
为了有限的资源,相互之间争抢厮杀,
建立门派不是为了传道授业,而是为了更好地拉帮结派,
庇护百姓也不是为了匡扶正义,而是为了将凡人、灵根,也当做一种可以被计算、收货的资源。
戾气横生,杀伐果断,
善良将会被视为软弱,
只有不择手段才能在混乱当中生存下去。”
竺学民顿了一下,沉声道:“那样的世界,带入小说中的主角,确实很爽,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,逍遥红尘,执剑高歌。
但那种世界当中的普通人,就不再是人了,
而是一种,可以被衡量、可以被计算,甚至可以被抛弃、践踏、交易的资源。
不管口头上说的再好听,就我们目前收集到的情报来看,
随着杀场游戏的推进,
超凡者与普通人之间,存在的隔阂会越来越大,矛盾会越来越深。
超凡者的进化发展速度实在太快,以至于普通人根本没有任何手段,能够限制、约束、掌控超凡者。”
“这不是很正常的事情么。”
居天赋下意识地说道:“任何个体生命,都不能接受无缘无故被套上缰绳枷锁,
更何况是心高气傲、整日游走于生死边缘的玩家。”
“是啊,所以这才是矛盾所在。”
竺学民苦笑道:“你也看到了李昂的破坏力,他还没有全力出手,就将大地变为焦土,钢铁丛林化为废墟。
这种力量实在太过强大,超出了凡俗掌控。
可以想象,
到了杀场游戏后期,几个个体存在,乃至一个人,就能凭借自身力量,镇压所有不服,
以自身意志,主宰全世界七十亿人类。
真正意义上的仙人一怒,伏尸百万。”
“…”
居天赋张了张嘴巴,欲言又止,其实他也能隐约意识到,这个世界所发生的微妙变化,但他的感性部分,却一直刻意忽略,或者说不往那方面细想。
竺学民深吸了一口气,悠悠道:“人类社会如今的稳定,是建立在谁也奈何不了谁的基础上,
普通人的个体力量有限,因此才会产生集体意志,才会有我们现在所熟悉的秩序。
就算是金字塔顶端的决策者,也需要顾及各方各面,
妥协、商议、让步、斡旋、安抚、交换利益、达成一致,
这些‘让人不痛快’的事情,才是人类种族到目前为止,都没有自我毁灭的根基。
而超凡者,却不需要这一点。
他不需要社会提供的生活物资——哪怕餐风饮露也能活得很好;
也不需要他人的认同,来获得稳定的社会地位与社会关系——超凡者的拳头,就是他的证明;
超凡者唯一需要在意的,就是利益,
纯粹的、能让他不断变强的利益。
为了满足这一点,超凡者会不择手段,拉低乃至摧毁下限,
就像现实世界印证了无数次的那样,
越无耻、越不讲道德的人,越能活得更好。”
竺学民苦笑道:“现在的问题是,
超凡者在本质上,已经和普通人类是两种不同的种族,
并且还是存在先天差距,一方随意碾压另一方的局面。
甚至于,这中间没有阶级跃迁——所有权力尽归于杀场游戏,普通人连反抗的力量都会很快丧失。
这是文明内部的冲突,同时也是种族内部的无声战争。
胜者将拥有一切,而败者…”
“…”
居天赋张着嘴巴,终于明白了竺学民所说的“恐怖”是什么意思。
他不是那种忘本负恩的人,从始至终都没把自己当成超脱凡人、鄙夷凡俗的冷酷修士,个人立场也坚定不移地站在最广大人民那一边。
“我现在跟你讲的这些,普通人可能想得没那么透彻,但很多人其实心里都有种隐隐约约的预感。”
竺学民沉声道:“时代正在不可逆转地发生变革,
而变革所引发的阵痛,却是我们无法承受、必须想方设法减轻的。
谁也不知道未来会怎样,只能尽力预防。
特事局眼下的迂腐顽固、反复无常,甚至是昏庸无能的表现,其实都是基于这个原因。
李昂,不只是李昂而已。
更代表了特事局未来的态度。
大方向上,
特事局是掌握有海量资源与权限的强大精锐机构,雷厉风行,说一不二,
上可以镇守囚魔窟,巡卫九州,镇压妖魔,
下可以守卫秩序,庇佑万民,带来生产生活革新,开辟门扉作为新世界,
但在这件事上,特事局同是也是那么的无力、昏庸与迟钝——一个机构终究是由许许多多不同立场、不同属性的人所组成的,
哪怕是特事局也不能免俗,同样会在内部存在迷茫、困惑,与意见不一。
而非拟人化视角下的,
所有决定举措,都处于统一的集体意志。”
居天赋闻言,抿了抿嘴巴,若有所思。
“这就是所谓的,当局者迷,旁观者清。”
竺学民看向水镜当中的钢铁丛林景象,
轻声道:“未来最好的情况,莫过于人人如龙,所有人都拥有超凡力量,集体实现生命层次的转化,
达成另一种程度的个体平衡。
但那样的未来未免太过久远,太过童话,
就算是最乐观的估计,也不可能在我们这一代,乃至数代人内实现。
回到眼下,
如果特事局内部真的一门心思要置李昂于死地,此时就该拿出压箱底的超大威力杀伤性武器——他们也不是没有,
或者传召我们异学会了。
现在,还有的谈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