非常不錯小說 左道傾天 風淩天下-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帶你看真實的【二合一】閲讀

Home / 玄幻小說 / 非常不錯小說 左道傾天 風淩天下-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帶你看真實的【二合一】閲讀

左道傾天
小說推薦左道傾天左道倾天
“我今天带你来,就是让你看看,这片墓园,这片战场。这片地界,不可被破坏,但是来到这里的人,却在不断的被消灭……被杀死。”
“生命可以不断的陨灭,但是战场,哪怕是与大山连接的一块石头,也已经……数万年不变,数万年不动。随着死人越来越多,无数的英魂生息,点滴融入到这一方土地,令到此地的底蕴越发的……不可破坏了。”
“便是星魂大陆一朝崩颓,这一处地界,也难得磨灭,势将独立而存!”
“在这里战斗,对于巫盟和星魂的武者来说,已经是一个执念,不为之生,唯愿之死!”
老者道。
“但是,据太多太多的小道消息传言,巫盟和星魂的高层,登临天王级别或者以上的绝对高层,私人关系相当的不错!?”
左小多道:“如果那样的话,我是不是可以理解……每年每天,死在这片战场上的英魂们,很不值?毕竟,他们在这里流血牺牲,自家与敌对高层们却很有可能在某个地方坐着喝茶聊天,甚至是把酒言欢。”
老头淡淡道:“这种情况,非是传言,而是现实。甚至还不仅仅如此,双方高层一旦确认有什么解决不了,鞭长莫及的事情,还会拜托这边的高层帮忙援手,一旦出声,彼端很少有拒绝的。”
“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。多少年打生打死,只要出战,就是死敌的一种,甚至每一对,都可以说是,从某种程度上,相交莫逆的朋友!”
“故老所言,最了解你的人,从来都不是你的朋友,而是你的敌人,岂无道理?!”
“但就算互相帮忙,给予援手,却非是什么大事,更非是妥协出卖。当事人反而会觉得,很有面子。一旦遇到这种事,往往将麾下将士召集起来,郑重的宣布一下,某某托我为他办件事,于是,大家一起大笑,很高兴。整个过程,仿佛在进行一件很荣光,很出彩的事情。”
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-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帶你看真實的【二合一】閲讀
“而事实上,也确实很荣光很出彩,绝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高层将官,就能获得对方的尊重以及拜托的。”
“但这份交情,绝不会牵连到战场之上,一旦到了战场上,一旦有杀死对方的机会,每个人都会全力以赴,紧握住来之不易的机会。”
“至于战死的将士,有谁会觉得冤枉不值呢?不会的!”
“军人之间的感情,仇敌或者对手之间的感情,一般人根本无法理解。如果拿到后方去说,肯定一堆人会说:这么多人的打生打死,归本溯源竟是你们在玩游戏。”
“这种说法根本就是在放屁,臭不可闻!”
“就如当年的一段往事,咱们这边有位高层,比较宠爱的两个小姑娘,需要去对面巫盟那边历练,并且获得一些什么东西,东方大帅直接拜托对面的领战天王,我这边俩小姑娘要去你们那边玩,你帮我照看好了。”
“当时那位天王二话没说立即答应,军中抽调高手一路护送,并且下了死命令:这是我的脸,不能丢!两个小姑娘若是出什么事,你们也不用回来,我也没法向东方正阳交代。”
老头淡淡的道:“整个事件就是如此简单,然而这件事的始末,若是落在后方大众眼中,岂会不言东方正阳勾结外敌,岂会不说巫盟那位天王数典忘宗!?”
“很多界限,在某些时间、某些阶段,本就难得说得清楚。巫盟那边的小辈,尤其是那些武道资质一般的,很多来到咱们星魂大陆游玩的,背后大多都有咱们军方的人保护着,只要他们不做出过分的事情,安全的来,安全的回去,可谓必然!”
“当然,都是必须要这般事先明白说了之后,才能确保其安全,否则,俩粉嫩的小丫头只怕前脚刚出了日月关,后脚就要变成一堆碎肉!”
“这边的高层的小辈,修炼缺少什么,或者说需要什么来巩固来提升,跟那边的对手说一声,很少有不给办的。而那边的,也是一样。虽然明知道,这些东西提升了对方的天才,可能会造成未来的一个对手……但是,你只要提出来了,我就给你办,这是相互的尊重,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尊重。”
“怕的反而是你不说、你不提。”
“等你真正达到了这一步,真正踏足了这片战场,经历了这里的厮杀之后,你就会明白。”
“很多事……说不清楚,也说不明白。”
“至于这片战场,日月关始终是日月关,但是对于巫盟和星魂两边来说,一直都在将士们的心底灌输一种理念。那就是,这片地方,乃是养蛊之地。”
“不管是天王,还是大帅,还是什么,只要是所有能够登上高位的,都必须要在这里厮杀出来,厮杀过来,才能成就辉煌地位!”
“无数的将士,都在希望着,自己能成为那个厮杀出来的人!或者,自己身边的兄弟,能成为那个厮杀出来的人!”
“每一次上战场之前,都有无数的武者,互相勉励。”
“如果我注定要死,我希望,我能成为垫着我兄弟更进一步的垫脚石!”
老者拍拍左小多的肩膀:“等你真正到了战场上,你会发现,所谓生死忧虑……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,甚至是没有存在的空间余地。”
“只要到了日月关,你看到的每一个武者,都是高高兴兴的。因为对于他们来说,每一天,都是赚的!”
“这里的将士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——”
老者的脸色变得肃穆,轻轻道:“往后余生,每一分钟,都是赚!”
“什么不甘心什么不值,都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才会考虑的东西,这些,也就是那些酸腐文人的作品中,才会出现的奇怪物事。”
“真正在战场上直面生死的好汉们,哪有那鸟功夫去考虑那些有的没的?但凡有点儿闲暇,或者给兄弟们扫墓,或者探亲回家,或者就在一起聚赌,或者睡觉,或者喝酒饮醉……还有些战场上没受伤精力特别旺盛的,在战斗结束之后还能叫一帮人内部打群架……”
老者说着笑了笑,突然拿出来两套军装,给自己和左小多换上。
然后自己挺挺腰,顿时,左小多很神奇的发现,这老货一下子变成了只得三四十岁的模样,比之大变活人还要夸张。
“今天来都来了,索性就带你见识见识,这边的家伙们都是怎么说话、怎么过活的。我带你看看,一个真实的,男人呆的地方!”
说着就带着左小多,径自落了下去,落进了日月关里面,踏足在这片土地之上。
左小多赫然发现。
这里,居然是要啥都有的。
或者应该说,只要是内陆有的,这里全都有。
各种店铺,各种买卖,各种吃食,琳琅满目,应有尽有!
再仔细看去,许多的店铺,根本就是普通人在经营。
但那些买东西的或者在街上闲逛的,却全都是武者,有些军容整齐,也有些流里流气的。歪戴着帽子,斜敞着衣襟,大冷的天,露出胸膛上一簇簇浓黑茂密的胸毛,迈着八字步,说起话来高声大嗓恶声恶气,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军痞一般。
老者带着左小多,迎面向着一个穿的还算整齐的军装武者走了过去。
那人直愣愣迎面走来,不闪不避,浑身流溢着彪悍之气。
老者笑笑,张口说话:“哥们,打听个路。”
“狗币!你向老子打听个毛线?”
这人张口一句就是在后方能即时引起来一场决战的操蛋话,犹自鼻孔朝天:“有屁特么放!”
左小多瞠然。
竟然这么没礼貌?
以左小多对那老者修为实力的判断,都不用动手,一个眼神看过去,一口气吐过去,都能秒杀面前之人!
只听老头骂道:“狗币,血魂三将二营换到哪了?老子这次回来怎么都找不到特么了个币的。”
“特么你从这往特么那边走,拐过去就看到麻痹一个大石头,两个驴币一般的家伙站岗的院子里有一面大旗,看到那就他么的右拐,一直特么的走,走二十来里地,就到了特么血魂将营了,你麻痹到那边去问。”
“特么这么麻烦?”
“嫌麻烦别特么去!你特么还有事没?”
“没了,你特么这是干啥去?”
“麻痹老子去买盒烟……特么家乡的烟在这边难买……这狗日的烟草公司真特么该死……天天死过去活过来特么想抽的烟都麻痹买不到!”
“别走……你丫特么留个名再走……”
“特么要给我上坟啊还问个名?老子不需要,滚去找你特么的什么将什么营去吧……”
大汉扬长而去。
老头转头向左小多:“听到了?听明白了吗?”
左小多一脸懵逼:“您老真好脾气……这货不带骂人的话就好像不会说话一般……这就是日月关?”
老头嗤之以鼻:“所有在战场上经历过,活下来的,这数千年万把年的,我就没见过一个不骂人不吐脏字的!这还算是轻的,有些一句话出口能带出来七八个特么的……”
左小多嘿然无语。
这和自己了解的,貌似很不一样啊!
这和影视剧上演绎的,也完全不是一回事啊!
这里干净是真干净,整个日月关可以说任何犄角旮旯,都见不到什么垃圾灰尘,甚至不见有什么烟头乱扔。
参观了几个营帐,各式军需倒是与影视剧里一样一尘不染,刀切一般的豆腐块。
一个个在营地里,也都是人模人样的,偶尔彼此说话,也就是无伤大雅的几句特么的……
但是一离开了长官视线。
这帮家伙简直一个个放飞自我到了耸人听闻的地步。
一言不合就出去约架大打出手的不过等闲事;然后慢慢发展到各自老乡加入,演变成大群架,团伙对撼的。
还有故意找茬,发泄平常不满的,为了约架从而约架的。
比如“某某某你出来,老子早看你不顺眼了……”这种完全不能称之为理由的。这边才叫出名字,那边已经一脸狰狞的跳了出来。
反正大家的脾气都不咋地,只要有人找茬,基本就没啥可能打不起来的!
甚至看到两个重伤员,躺在那里浑身鲜血淋漓,兀自互相对骂,污言秽语层出不穷,骂得天翻地覆、口沫纷飞。
祖宗十八代、有的没的隐私全都是毫不顾忌的揪出来就骂,完全就没有一点点要避讳的意思。
看那股子怨气,如果不是重伤不能动,这俩人完全能打出脑浆子来。
旁边的人也不劝,一个个抱着膀子看戏,该打扑克打扑克,该赌钱赌钱,该押注押注,该干嘛干嘛,权当身边啥也没有,啥也没发生。
左小多听了半天终于听明白了,这俩人其中一个中了埋伏,另一个豁出命的去救,然后两人尽皆重伤,却总算留下条命;但跟他们一道执行任务的其他兄弟全都牺牲了。
而这,正是两个人的症结抱怨点——
一个骂:蠢猪!那么明显的陷阱,傻逼一样的踩进去!你丫的想死能不拖累其他人吗?
另一个回骂:谁让你救老子,谁稀罕你救老子了,老子早就活够了,早就不想活了,想死很久了……特么的连累的兄弟们躺在那里,你就是个猪!战略不懂吗?
两人越骂火气越大。
但随着旁边人的窃窃私语,左小多把事情全都听明白、搞清楚了;所谓的误踩陷阱,并不是疏忽大意,而是战局就到了那地步,为了全面战局的,局部放弃。
但这俩人骂得天翻地覆,时刻不停……
左小多此刻唯一的感觉就是:这有什么好吵的?有啥好骂的?你不舒服,你不爽,我还更不爽呢!
这么下去的唯一结果,只会让大家都不高兴,连吐沫都是白白浪费的,何必呢?
正在闹腾,蓦然看到一个浑身杀气的人从天而降,大怒道:“还有活的东山人没?被川西人揍了,特们人多,老子咽不下这口气!还有喘气的东山人就跟老子走!”
腾的一声,整个房间一下子站起来七八个人,旁边的房间也一群人在嚎叫:“川西人敢打东山人?反了他了!兄弟们抄家伙!带种的都跟老子走!”
跟着就看到一帮老军痞拎着刀拿着剑一窝蜂也似地飞上了天。
“这这……”左小多眼皮直跳。
这就是我梦想中的军营?
这就是电视里,电影里,干净整洁,彬彬有礼,站如松坐如钟走如风的军营?这就是电视里那些一脸正经严肃,浑身浩然正气的英雄们?
我看到的整个营地就是群魔乱舞,哪哪都是魔流横溢。
再看看那些个长官们溜溜达达愣是装作没看到的模样……
左小多的脑子要炸了,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,现在听到耳内,看在眼底,真正的,真正的……
“这就是真实的军营,军营的真实,没说的。”
老头儿拍拍左小多肩膀:“其实你只要想一想,这帮家伙长年累月就在这里,天天不是看着彼此,就是看着敌人,要么就是修炼,要么就是战斗,要么就是短暂休息。”
“生活枯燥的就像是一潭死水在周而复始,而且还时时刻刻的面对死亡迎接牺牲。”
“这种压力如何宣泄?死亡的恐惧如何祛除?旺盛的精力怎么挥霍?”
“纵使是天天的玩命训练,玩命修炼,但总有空闲的时候,脑袋一空了,难免会想家,想女人,想孩子,想父母;而自己不能回去,还需要在这里时时刻刻的面对战争,一想起来就有那种难受的想死想哭的冲动,怎么不想发泄……”
“可怎么发泄呢?最简单最直接的方式,莫过于互相折磨,干呗!反正大家互相打,只要打不死人,还能通过实战提升战力……”
老头儿嘿嘿的笑。
眼睛看着外面打得猪头猪脑的那帮家伙,天上打得风起云涌的那帮军痞,眼底却唯有深深的心疼。
说话的时候,好似不带上一句骂人的粗话都不会张嘴;一言不合直接拔刀相向大打出手,甚至一个眼神都能引发大规模的械斗……
不管你有理没理,打赢了回来全体为你请功,打输了回来继续挨揍:所有人一拥而上开始狂揍:麻痹出去干仗居然打输了,丢了兄弟们的脸!
兄弟们打完了长官再揍:居然打输了,老子脸都被你丢光了!
经常晚上睡着觉,突然咣当一声,上下铺因为上铺放了一个屁干起来了,刹那间人仰马翻,床铺瞬间打得稀烂……然后又发展到整个房间所有人群起参战,跟着隔壁也骂骂咧咧的气愤起来参战:扰人清梦,该死至极!
大家都是武者,还都是高阶武者,他们这种人闹出来的动静能小得了吗?
一场战斗下来,营地直接打废,满目疮痍,不过等闲,所谓惩戒,也就不过是将所有人的工资全部扣掉,修缮营地。
据说某些倒霉的家伙,居然能两百年都领不到工资,要么天天借钱,要么到处蹭烟蹭酒蹭吃蹭喝……脸皮早已经厚如城墙固若金汤!
老者带着左小多,先后转了三个军营,基本都是一样的状况,殊无差异。
“看你眼中的诧异劲,是被电视给骗了?如果一个日月关随时参战、随时赴死的武者,还能那么循规蹈矩,坐立起行,法度自成,根本就不现实。如果真有人那么衣冠楚楚彬彬有礼的找你说话,那么不是想要坑你,就是想要找你借点钱,或者说借点修炼资源什么的……”
老头道;“而这种借,九成九都是有借无还的,欠条该怎么打就怎么打,再大的欠条,也有人敢签字,但问题在于他自己都不知道他自己明天还能不能活着,你这个债主明天还能不能活着,死人债,怎么讨,怎么还……”
“至于什么影视作品里面的所谓军旅题材,老子怀疑那帮编剧压根儿就没参过军!就一帮靠着幻想男人世界玩文字游戏骗钱的酸货!”
“……”
左小多一脸恶寒。
贪财吝啬如他,下意识的想到了他的那些个欠债对象,貌似好像也许大概,他们也是要上战场的,要是来到这,会不会也变成这种人呢?
擦,那帮家伙肯定就是想赖账!
“纵使是一个满腹诗书气质高洁满口文绉绉饱读圣贤书的儒者高士,只要是来到了日月关,不用一天,就得被改造成功,摇身一变,变成一个满口粗话大口吃肉,刚扣完了脚指甲就能用手拿馒头的糙汉子……因为但凡迟疑几秒,就没吃的进肚子了……”
“巫盟的人都在盼着上战场,我们的人也都在盼着上战场……因为打死了敌人可以有缴获……但问题就在于……两边的这帮家伙,骨子里全是一帮子穷鬼!”
“曾经有一队人马,全歼了对手,收获看来甚丰,足足七百多枚空间戒指,可空间戒指里面,除了兵器,再啥都没有了,连块下品星魂玉都找不到……”
左小多忍不住叹口气,道:“后方支援的物资也不少啊,怎地不多搞来一些,为将士们发一发,刺激一下修炼,增进一下修为也不好啊!”
“不少?”
老头苦笑:“你知道日月关这地界有多少人么?在这边的参战武者,早已超过了两亿大关!就算是下品星魂玉,一人一块,那也是需要两亿块的。而下品星魂玉,对于这等高阶武者还能有个屁用?哪里有什么办法可以平均分配!一点点这样的可能机会都不会有!”
“资源当然有,包括后方捐赠,包括军部拨发,包括不断地开采矿山等,资源委实是不少,但对于前方战场的需求量而言,仍是远远不足,差得太远了!”
“甚至各个作战部队的库房里,有很多很多的修炼物资储备,但根本就不敢往外拿,只能囤积着,当做奖励发放!”
“因为一旦开出口,形成惯例,所有的库房全部敞开使用的话,所谓的储备,至多不超过一年的时间,那些丰厚的修炼资源就能消耗得一干二净,真到了那时候,恐怕连奖励和军饷都发不出了!”
“这就是现状!”
“这就是真实,军营的真实,真实的军营!”
“后方固然有极多的资源,但是后方的资源,是后方的,与前方不能混为一谈,后方的资源,除了要满足生活修炼,安定民心,还要培育后续人才!”
“前线……就只能如此的维持……毕竟,现在的战争态势,已经形成一代又一代的人来接力的模式。”
老头说着说着,情绪渐渐低落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