zssp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笔趣-第七百七十章 霸王、溫侯相伴-6rwjj

Home / 仙俠小說 / zsspk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大隋國師笔趣-第七百七十章 霸王、溫侯相伴-6rwjj

大隋國師
小說推薦大隋國師大隋国师
阳光露出云角,照进眸底,前方黑压压的阵列令得黑煞星、翼火蛇瞳孔都缩了一下。
“这是……始皇帝当年藏起来的兵俑……”
到的此时,二神这才明白那三个阴神为何这个时候才出现,当下挥起兵器,“列阵迎击——”
无数迈开的脚步便是声音落下跟着停止,仙兵附着的士卒手中盾牌轰的压去地面,泛起一面面淡淡金光,翼火蛇望着两道掀起尘烟骑马狂奔的身影,抬手发出神念,传去令骑:“通知后方四位天王,守护后阵,随时增援前列!”
【送红包】阅读福利来啦!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!关注weixin公众号【书友大本营】抽红包!
片刻,他抬起一只手显出火红的小葫芦,“既然来了,那就战吧!”
排开的前阵,一柄柄铁枪长矛探出盾牌架起,形成密集的枪林延绵两里,上面溢出淡淡的金光,纵然对面真有千军万马,想要冲破,也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,只是对面,列阵排开依附阴鬼的兵俑,终究让人心里忐忑。
阳光下,两道尘烟斜斜卷去天空,火红像是燃烧起来的披风翻卷,翻腾的马蹄踏着阴风,也落去地面,刨起一层一层泥尘,赤红的战马风驰电掣般狂奔,一侧,画戟倒拖地上,戟尖翻起泥屑勾处长长的沟壑。
猖獗、狂野的声音自吕布口中笑出声来。
“哈哈哈…..呵呵哈哈——”
“千军万马,尚合我意!!”
声音传开,另一道烟尘之下,掌中重枪,胯下乌骓马,斑驳刀枪痕迹的甲胄,身披大氅在风里抚动,披散的发丝下,项羽缓缓睁开双目,神光如利箭般刺人,高大威猛的身躯在起伏的马背上,缓缓横起长枪,浓须张开,双唇间声音雄浑,咆哮这片天地、
“人间之土,尔等安敢踏足!”
身后,整齐的步伐声轰然响起,如林长戈下压,浩浩荡荡的兵俑迈出沉重的石足,踩出轰轰轰的沉闷声响,犹如汹涌的海潮,呈一条直线朝前方横推过去,随后,加速冲锋,追随前方两道烟尘,散出推平一切的威势。
涅槃 重生
“霸王、温侯正面相应,吾当包抄袭后。”李广一勒缰绳,率剩下的万余兵俑调转方向,沿泾河去往左面迂回。
……
“迎敌!!”
黑煞星与翼火蛇分开,跑在阵列间,浑身上下泛起黑气,加紧布置法阵成形,然而望去对面的视野里,呈一条直线的人海黑压压的过来,仍是有着巨大的压迫。
尤其当先一黑一红两骑,项羽、吕布直冲而来。
“不能功亏一篑,杀!”
黑煞星、翼火蛇分别站在两边阵线,面对对等的敌人,也展显出凶戾,各持法宝发下一个个命令,但也不敢大意。
下一刻。
几里之地瞬间拉近,冲来的两道骑马的身影,马蹄踏进阵线的一刻,划过地面的画戟陡然掀起,由下而上,轰然朝前方斩了过去,劈出半圆,砸在盾牌上,破裂的声响炸开,贯穿进去,挤出乱飞的血肉。
黑亚当的断裂魔杖 断裂魔杖
火红披风也在‘哗’抚响,在枪林间人的视线中铺开,吕布探出方天画戟,抵着贯穿的身体凶狠的推进人堆,两侧枪林刺来,身形忽然一声散,掀起一团阴气撞开数人,重新凝出人形、马匹,手中长兵随着赤兔奔跑,划过一道轨迹,便是啪啪数声,几柄刺来的长矛应声而断,挥开的戟锋去势未疲,自他手中一转,猛然暴喝一声,呼啸着从空中落下,劈过冲来的盾牌,以及盾牌后面人的身体,一起撕裂倒飞出去。
片刻,他目光锁去了那边持铁鞭的黑煞星尉迟恭,纵马飞奔起来。
几乎在吕布冲阵的同时,阵线的另一边,泛有金光的盾牌,铁皮凹陷、木屑爆开,随后大盾直接被一杆大枪挑飞,硕大的枪头刺进人的胸腔,冲进阵来的项羽,挑着那死去的身体,纵马人立而起,躲开前面一排刺来的枪林,密集的枪尖几乎快抵到马腹,上方高大的身影,声音暴喝:“尔等找死——”
马蹄轰然踩下,将长枪压去地面,背上,项羽大氅扬开,双臂抡出一个大圆,长枪划出水浪的呼啸,砸出一道道血光、头颅、铁盔、手臂往一个方向飞洒,面前地面扫之一空,继续纵马硬生生往前冲刺,直奔目中锁定的星宿。
难得岁月静好
浩大的人潮中,士卒追击,也有不敢乱动,保持防御的姿态站在原地,维持法阵成形,毕竟,对面还有更多的敌人正朝这边冲来。
男生学院
浩浩荡荡的黑线犹如潮水蔓延,狂奔的脚步如雷霆,越来越近里,对面的石头雕琢的面容也越来越清晰,就算在天上,或曾活在商周也从未见过这样的场面,所有仙兵耳中此时已经听不到其他声音了,神经绷紧到了极致,感受到人间战事的大规模冲阵,是从未有过的恐惧、激动的颤抖。
‘还是天上比较好……’有仙兵忽然这样想。
梦然后宫
下一刻,奔涌的‘海潮’撞击而来。
庶女重生攻略 罗可可
轰——
一柄柄乏起金光的长矛抵去石俑,刺进里面,然后折断,血肉的身躯与石质的躯体轰轰的延绵撞成一片,法阵聚拢之间,血肉筋骨爆裂发出渗人的声响,石头的身躯化作数块砸去哀嚎的人的身上、头上,不断有持盾、持矛的人被撞翻,被踩去脚下,化为肉糜。
成千上万的兵俑与人的阵线疯狂撞击,锋线的一排,长矛长戈交织,血肉、法光与石头、阴鬼硬生生撞在一起,碎裂的石躯,与残缺的人身不断的堆积起来,后面还在奔涌不停往前挤,嘭嘭嘭的碰撞才是真正的响彻一片。
对冲之中,折断兵器的石俑挥舞石拳疯狂击打的盾牌,砸的后面士卒口中喷血,双臂断裂;也有同袍赶来,挥刀将兵俑脑袋斩下,刀锋都崩开口子,随后被后面冲来的兵俑扑到压的血肉模糊。
厮杀甫一铺开,惨烈的程度拔高到难以想象的地步,自第一时间冲撞左右延伸两里,全部混杂在了一起,没有任何阵型了。
谢谢你,一直都在
“滚回天上去!!”
吕布的声音在混乱中响彻,纵马撞飞一个士兵,画戟呯的压去铁鞭,戟勾挂去对方兵器,猛地一拉,是一连串长长的火星跳跃。
暴喝声中,又是一戟将对方逼退开去。
“现在…..没他人打扰了。”